联系我们
    • 北京中培伟业文化交流中心
    • 北京市海淀区联慧路海云轩C座二层025
    • 联系电话:010-62226919

再审案例 当前位置 :首页 > 再审案例

    “大庆建筑安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刘长新、郝炳泰民间借贷纠纷案”问题简析
    * 发表时间 : 2014-04-15 08:44:53 *

      【内容提要】该案由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月21日作出二审判决,对一审判决予以部分改判。本案涉案金额为人民币4000万余元,案由为民间借贷纠纷。

     
      【案情摘要】大庆建筑安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庆公司)将其承包的延吴高速公路LJ-7合同段公路建设工程转包给华泰元公司法定代表人郝炳泰,郝炳泰借用大庆公司资质施工,系延吴高速公路LJ-7合同段工程实际施工人。在承包、实施该工程过程中,因资金需求量大周转困难,郝炳泰先后多次向刘长新借款用于工程经营周转。
     
      2010年8月9日,双方经过算账后,郝炳泰向刘长新出具4360万连本带息借据一张,双方同时签订了借款合同。合同约定借款金额为4360万元。期限从2010年8月9日至2010年10月15日。借款利息为月利率3%,每半年结息一次。若延期还款加息40%。如不能归还,担保人承担还款义务。该合同上分别由郝炳泰加盖了由其自己刻制的大庆公司延吴高速公路LJ-7合同段项目经理部印章及由项目部会计王宝军保管的大庆公司授权在志丹县农业银行专门负责财务结算的项目部工作人员杨君宇的印章。王宝军作为担保人在合同上签了名。
     
      刘长新与郝炳泰双方之间借还款往来,次数多、数额大、往来频繁,期限不定,存在边借边还,部分利息计入本金计算复利的情形。经查明,郝炳泰实际下欠刘长新本金20541991元,利息9734697元。
     
      另经查明,2009年12月28日,郝炳泰与大庆公司签订了一份《合作经营协议书》,该协议第一条载明,甲方(大庆建筑安装集团公司)授权乙方陕西华泰元公路工程有限公司承担大庆公司延吴高速公路LJ-7合同段工程施工有关管理事宜,授权“大庆建筑安装集团公司延吴高速公路LJ-7合同段项目经理部”印章一枚,此章仅供技术资料范围适用,不作其他经营所用。
     
      一审法院认为: LJ-7合同段项目经理部虽以担保人名义在合同上予以盖章,但因该项目经理部作为大庆公司成立的临时性分支机构,不具备保证资格,故其担保行为为无效民事行为。大庆公司作为该延吴高速公路LJ-7合同段项目经理部的上级主管及设立部门,其在郝炳泰刻制印章并将该印章加盖在借款合同之上等行为过程中明显有过错;而刘长新提供资金,谋取合法利益,没有证据显示其有过错。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29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条,在保证合同无效后,大庆公司应当对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据此,一审法院判决:郝炳泰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一次性偿还刘长新借款本金20541991元,以及该款从2009年1月20日至2013年1月20日止的利息9734697元,大庆公司、王宝军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大庆公司不服上述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郝炳泰虽为陕西省华泰元公路工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大庆公司并未对郝炳泰个人使用“大庆建筑安装集团公司延吴高速公路LJ-7合同段项目经理部”印章用于借款担保等有过书面授权。郝炳泰与刘长新达成借款合同后,在未经大庆公司同意和授权的情况下,自行在借款合同上加盖由其私自刻制的项目部印章的行为与大庆公司无关,大庆公司对保证合同无效无过错,不应承担保证责任。原判认为大庆公司违法转包工程,将工程项目部及有关管理工作人员的印章交由郝炳泰管理使用,以及认为大庆公司企业内部职责不明、管理不善,从而认定大庆公司在本案借款保证合同上存在明显过错,认定该过错行为与郝炳泰不能清偿其所欠债务之间具有因果关系不当,应予纠正。据此,二审法院撤销了一审法院的部分判决,认为大庆公司不应对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本案疑点】二审改判大庆公司不承担连带责任,是否有法律依据,对事实认定是否存在偏差?如果认定为违法转包,那么就是认定大庆公司仍为合同主体,那么业主方结算还是找大庆公司,郝炳泰个人借款投给工程就变成了个人债务,再去除掉连带责任,债权就无法追缴,是否公平?
     
      【笔者观点】要确定大庆公司是否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需要明确两个问题:第一,郝炳泰使用“LJ-7合同段项目经理部”印章及相关财务印章签订保证合同的行为应否被认定为项目经理部的行为;第二,如果因为项目经理部是分支机构,不具备保证资格而认定保证合同无效,则作为设立该分支机构的大庆公司是否存在过错?
     
      对于第一个问题,笔者认为郝炳泰自项目开工建设以来组织实施了包括招投标、人员招用、场地施工等活动,是项目的实际施工人,在施工过程中实际处于项目负责人的地位,行使项目负责人的职权。并且郝炳泰持有经大庆公司授权使用的“LJ-7合同段项目经理部”印章以及相关财务印章。尽管双方对印章的使用范围作出限制,但该协议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因此,该担保行为应被认定为项目经理部的行为。而针对第二个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合同法》第29条的规定,由于项目经理部未经大庆公司书面授权就与债权人刘长新签订了保证合同,因此该合同无效。但是大庆公司违法转包在先,并且将工程项目部及有关工作人员的印章交由郝炳泰管理使用,对于保证合同的无效明显存在过错。因此,即使分支机构不具备保证资格,大庆公司仍旧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此外,如果认为大庆公司不承担清偿责任,则该笔用于工程建设的借款就完全成为了郝炳泰的个人债务,债务追偿将变得十分困难,不利于债权人合法权益的维护,有违公平原则。综上,二审法院对于大庆公司责任的认定有待商榷。